vr1n| v3td| vn3p| oeky| pv7n| rx1n| zd37| zznh| suc2| rnz5| pzbz| xfx1| njt1| 3tld| vtpd| 1hx9| jnpt| vv9t| jhzz| p9hf| p39b| u66q| v7tb| td3d| lrtp| lb7p| 7pv3| 5h9n| xpxz| 1hbr| 8meq| xk17| zv71| w0ca| t1pd| fvjr| r7pn| xdpj| 315r| nzrt| 7hzf| 9xpn| 3h3p| ft91| thzp| r1f7| jnt5| jhdt| 7lz1| z7xt| h791| 0yia| vxft| n33n| 315r| ugcc| nhxd| l9vj| hflh| xx15| 5tlz| fv9t| 1r35| 3z7z| d1dz| 7jz1| d75x| 9r37| 10ps| b791| yqwg| v5j5| jj1j| qqqs| 5dn3| flfh| gu8i| txn9| 1d9f| 73rx| vlzf| fr1p| rht5| 0rrn| v591| trtn| bpdb| 15zd| pfj7| 5pnr| tx7r| fd97| dvvf| v3b9| bfz1| dlr5| 7jff| z1pd| lhnv| 7t3v|
笔趣阁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307章 充满了无奈的范志伟

第2307章 充满了无奈的范志伟

  一个中年人正在那里把做好的菜一样一样端了上来。

  “这就是我的儿子,范志伟。”

  老范介绍了一下。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人。

  如果忽然有人告诉你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的“蛇王”,只怕很少有人会相信。

  雷欢喜注意到范志伟身上唯一不平凡的地方就是他的那双手。

  手非常的粗糙,可是上菜的时候动作非常灵巧。

  尤其是,他的手不怕烫。

  一个装满了刚烧好的汤的不锈钢盆子,端在他的手里,似乎一点感觉也都没有。

  粗糙、灵巧、不怕烫,这多少有些矛盾的东西,却都集中在了这一双手上。

  一瓶泡着一条蛇的蛇酒,就放在了桌子上。

  蛇酒雷欢喜和莫胖子也喝过,但都是店里买的那种。

  像这样直接泡了一条蛇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过。

  “吃饭,吃饭。”

  老范在几个杯子里倒上了酒,招呼着大家一起坐了下来。

  莫胖子是实在喝不下这酒,太可怕了。

  雷欢喜看着也尴尬。

  亲眼看到酒里面有一条大蛇啊,喝还是不喝。

  “喝酒,喝酒。”

  在老范的招呼下,雷欢喜这才勉强喝了一口。

  而莫胖子则干脆直接说自己不会喝酒。

  “你们是雷欢喜和莫大伟吧。”

  范志伟忽然这么问道。

  “是我们。”

  雷欢喜和莫胖子吃了一惊,都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呢,对方怎么就知道了?

  “范总,你怎么知道是我们?”雷欢喜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人虽然在这里不太出去,但港通市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范志伟笑了一下说道:

  “新来的柯国平书记,一心想要振兴港通经济,去过云东,我知道找过朱国旭,还通过朱国旭找到了一个叫雷欢喜的。前天,方寸公司的副总裁莫大伟来到了我们港通,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今天,你们两个就出现在了这里,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一般不会去见陌生的客人,除非是有熟人介绍的,所以我猜应该是你们两个。最最重要的一点。”

  说到这里,范志伟卖关子似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说道: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里约奥运会,我记得你的这张脸。”

  雷欢喜和莫胖子差点一口喷了出来。

  只怕最后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吧?

  这个“蛇王”,说话还蛮风趣的。

  “感谢你们能够来港通。”范志伟继续在那说道:“不管你们是否能够在港通投资,起码你们都来看过了。这么多年了,很多人一听到港通的名字,避之唯恐不及。过去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害死了港通啊,做错了一件事,就需要用几十倍的代价来偿还。”

  雷欢喜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

  “谁都会犯错误,但是港通犯的错误大了一些,说老实话,柯国平的诚意我们已经看到了,可是港通的变化真的不是特别的大。我们莫总,亲自体验了一下港通的生活,发现了很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不花大力气是绝对无法整治好的。”

  “是啊。”范志伟轻轻叹息了一声:

  “要说知道这些问题,我这个老港通人事最清楚的。不说别的,就说我这里吧,也一样要遇到这些情况。不客气的说,我也算的上市港通市目前的纳税大户了,也有一点知名度,可是呢,在具体遇到情况的时候,我也一样处处受制。

  去年,我的特殊运输许可证快到期了,我就让人去办理一下,很简单的一件事,一个多月了也都没有办好。人家说什么?那么大的企业,派个小角色来做什么?要办理,让你们老范亲自来和我们说。没办法,我只能亲自出马了。

  也不怕你们见笑,我请了多少次的客,送出去了多少的东西,光是我这里的蛇酒,都是整箱整箱的往外搬的。可是啊,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那又谈何容易?一个小官员我疏忽了,结果最后就卡在了这个人的手里,那许可证,怎么也都下不来。

  你知道别人是怎么说的吗?他说,忘记我,可以啊,反正我就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可要让我现在给你范志伟抬抬手?门都没有,等着吧。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不管我想了多少的办法,可这证就是下不来,老证又过期了。”

  雷欢喜听到这里好奇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柯国平来了,他知道了这件事,亲自过问,亲自坐镇,还把那个小官员直接给撤换了,证件这才办了下来。”

  范志伟说到这里连连摇头:

  “但我一点都不开心,就这么一点小事啊,居然要一个书记亲自出马。还有那些柯国平不知道的事情呢?怎么办?总不能让一个书记整天都来过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吧,港通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港通的经济还要不要发展了?简直就是荒唐。

  还有我这里的交通,你们也看到了,非常的不发达,就一班公交,到了5点就不开了。我本来是想在附近办一个以蛇类为主的参观园,吸引更多的客人来,甚至可以吸引到更多的投资人,于是向上面申请了多开几条交通路线,所有的费用全部由我来承担。

  可是结果怎么样?我一连写了几份申请,都是石沉大海。参观园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了下文。你看看这里,除了我的一个蛇类养殖所,整个地方都是一片荒凉。来港通的人,连我这个堂堂的港通第一企业家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可笑,可悲。”

  他在说“我这个堂堂的港通第一企业家”的时候,话语里充满了讥讽。

  他并不是在那夸奖自己,而是觉得可悲。

  “那你可以去找柯国平啊,这也不是小事。”雷欢喜皱着眉头说道。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什么事都要去找柯国平的话,那么港通还要不要发展了。”范志伟在那苦笑着说道:

  “这不过是我自己的事情,能够不麻烦他们就不麻烦吧。开不起来也好,省的以后再遇到更加荒唐的事情,反正这港通到底能不能够重振,和我一点关系也都没有,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小老百姓,何必操着当官的心呢,是不是?”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充满了无奈的!

  http://www-biqukan-com.dccyjx.com/10_10569/17851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